千鳥所居

霜月闲

【听说打电竞的人都很随意】前章1 (电竞au

    ·前章开头很毒 带邪教成分(。)  铠策
    ※这章只带一点约策 改了排版
    ·前设定见http://yukuki.lofter.com/post/1dd2f631_10f73935
    ·主线cp是陵策 副约策 避雷
    ·小学生文笔,会记流水账 避雷
     接受得了就往下看
      只有一点(。)

小孩儿一个人看着灰蒙蒙的天又望了下周围,不太熟悉的街道亮起了夜灯,眼睛红通通的忽的就哭了出来。
 
要问他几点啦也记不清。他只记得他的眼睛跟着大玻璃屏上的像素点动来动去,兴奋地拍着前边人的肩膀催促着下一盘的开场。晃动着身子窜到前面,等到身旁的人都散开来,声音没了,投币没了,屏幕上的图标也没了。

他把沾着灰的袖口蹭上脸,眼泪鼻涕一把抓。不远处的马路边上,一群穿着黑衣服的高个儿向这边投来了怪异的眼神。

肯定没安好心。百里玄策已经准备要拔腿就跑。用牙愤愤的咬着木质的小刻牌,嘟嘟囔囔念着哥哥,那堆黑衣服里头个儿最高的——未等犹豫腿马上反应。动了几下结果旁边的建筑全没变。 那男人提着他的后衣领把他拎了个悬空,小崽子耷拉着脑袋,没动弹了。

 男人眉间一挑,眼角的青筋都在跳,捏了下口袋里写有[为人民服务]的工作证,他深呼吸一口。

纵使男人长着张耐看的脸,变扭的表情一览无遗。什么叫最有亲和力的都是警察?纯粹瞎扯。

他本来好好的吃三荤一素的盒饭,脸上是陶醉在晚饭里的幸福,事情发生得突然,米粒儿都没抹干净就被同天值班的同事们夺走饭盒,拿掉筷子。在混杂着同情和嘲笑的表情里他被推向了那个小孩儿的方向。

“我是警察,小朋友,发生了什么事吗。”这台词太耻了。后知后觉原来自己撑着如此标杆公务员的形象,还能把种问句说的这么有负面意义。他尽量让表情不那么嫌弃。

 可这崽就是不领情,眼圈一红作势又要哭。赶忙伸手捂住他的嘴结果又给补了口,人一放手,也把小崽子的牙硌得生疼。男人忍住要发脾气的冲动,压下声音问了句是不是迷路了,可人家理都不理,头歪过去索性不管他。哟,还挺犟。
 随着动作脖子上的物什漏了出来,是个刻着字的木牌。挂在脖子上,应该是重要的东西。打着坏主意的铠趁小崽子不注意把后面红绳解开。

用堪称模范的惯偷手法,又一次给局子里的同僚踏出里程碑的一步:欺负小孩。铠毫不在意的按下正在嚷嚷叫唤的脑袋,扯走被他握住的银白色头发,手指不自觉的把发丝绕成圈,左右翻看把玩这有些滑稽的木刻牌,正面幼稚的人物笑脸让他泻了笑声。
翻过后,背面居然刻着:
                                  
                              百里守约
                         电话 137xxxxxxx0

感情这是个自带寻人启事信息的主子?
一把扛起小崽子一边拨通了上面的电话,用眼刀威胁正在挣扎的崽示意他尽快闭嘴,这么往下撇了眼吓得玄策抖了抖就不敢再乱动作。

等着忙音停止的那刻,他不紧不慢的张嘴道:“是百里守约先生吗,你儿子迷路了,地址报上来,送货上门。” 瞧瞧,活脱脱像个要放票的人贩子。可本人却没有丁点儿自知之明,自顾自的向手机喊着喂喂喂。

声音打断,“他是我哥哥!”听到小孩儿的声音后,电话那边的反应突然变得激烈。对方好像打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最后憋出句好的接着挂下电话。作为话唠,那么多话没唠嗑完还被人先挂了电话,真没面子,转头想想又有什么不对劲。

这么激动的吗,他没报地址。当上没几天警察的铠,人生感觉第一次遇到了大危机。
          [不好意思,警察先生,地址是xx区xxx路56号]

滴零,来了短信,人高马大的楞是被吓个激灵。铠的腰刚弯,小崽子得了势,三两下把他的肩膀往下按乘机把腿往脖颈那盘。两手揪着铠的耳朵,嘴上笑的灿烂,明晃晃的小虎牙显了出来。铠颇为不乐意的把下巴一扬,唇形嗡动。

        “大叔,我想坐这个!”

你他妈才是大叔,老子今年17岁的农历生日都没过,还算个未成年!内心几欲打爆他的念头不断上升。这崽居然不识好歹的指向警用摩托车冲他大喊大叫,“小傻子,这里离你家又不远,走过去。”伸手揉乱他头上扎眼的红发 ,不管他在肩膀上怎么乱折腾都不理会。
 
玄策不乐意了,脸鼓成个包子。气急了又去扯他的头发乱打结。街上这么组奇葩一大一小的引来了旁人的目光,带着各色的眼光打量着骑在帅警察肩膀上的坏小孩和被骑还被坏小孩欺负的帅警察。

           街区56号。
铠颇为好心的把缠在身上的小崽子扒拉下来,稳稳的把他放到地上。一个和小孩儿年龄相仿的另一个小孩,穿着围裙在原地走来走去的?铠刚想开口询问却被阵哭声打断了。

小崽子激动的扑了过去,两个小孩儿白花花的脸紧紧挨在一起,那个稍微高点的对着小崽子的脸蹭了又蹭嘴里叨着我差点就把你弄丢了之类的话。百里守约好不容易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注意到身后梳弄着长发的警察先生。守约深深的鞠了一躬道了句谢表示诚恳后,向男人道别。

铠笑着挥挥手,突然转身蹲下弹了一下玄策的额头,低低的骂“小鬼头。”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街道。
      

评论(7)

热度(63)